百科知识

醉美新疆四月天

作者:言诚 来源:百科知识 201908期 时间:2019-09-05

提到赏花,你最先想到的是哪里?是武汉的樱花,还是婺源的油菜花,亦或是林芝的桃花?其实,新疆的杏花也是春天不能错过的一道风景。都说“最美人间四月天”,只有真正走...

  提到赏花,你最先想到的是哪里?是武汉的樱花,还是婺源的油菜花,亦或是林芝的桃花?其实,新疆的杏花也是春天不能错过的一道风景。都说“最美人间四月天”,只有真正走进新疆,亲眼看到这沾衣欲湿的杏花雨,感受到花瓣飘落于肩膀和脸颊的轻盈,才知道什么是极致的浪漫。

新疆的报春花

  杏花,蔷薇科植物,单瓣花,一圈只有一层叶子,先开花后长叶,花瓣白色或稍带红晕,半开的时候是粉红色,全开的时候是白色。杏树对土壤、地势的适应能力强,多种植在山坡梯田和丘陵地上。

  不少人认为杏花是江南的象征,杏花微雨、小桥流水、青砖黛瓦的江南是文人墨客永恒的梦。很多时候,杏花被认为是娇弱的女子形象,在一代代文人墨客的想象和创作里,它仿佛只应生长在温暖湿润的南方,被三月的春风精心呵护着。事实上,杏树是能够经受严寒和干旱的树木,它们更适合长在北方。

  在新疆,杏花是所有花木中最早绽放的,因而也被称为新疆的报春花。在杏花雨下凹造型,可以说是春天最浪漫的一件事,所以这个时候来新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新疆也是我国杏树栽培面积最大的省区。阳春四月的草原上,春草初长,漫山遍野青翠欲滴;远远望去,碧草如茵,牛、羊和马悠闲地吃着草,大片粉白色的杏花错落有致地散布在起伏的山坡上,枝根相接,粉红缀枝,香风漫漫,灿若云霞;置身其中,如蹈花山花海,恍入仙境。爬上一个小山坡眺望,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天山雪峰,河谷腹地是整齐如一的农田,世外桃源不外如此。

  新疆杏花的观赏地主要有四个地方:帕米尔高原大同乡沿线、伊犁地区吐尔根乡、吐鲁番的托克逊县以及霍城大西沟。

  这几个地方景色不同,花期也不一样,吐鲁番托克逊县是新疆杏花开放最早的地方、也是离乌鲁木齐最近的杏花观赏地,大概在3月中下旬,杏花就开了,有新疆“第一春”之称,堪称新疆春天的“第一站”;接下来是帕米尔杏花,在3月中下旬到4月上旬绽放;伊犁杏花的花期一般是4月初到中旬;最晚的是大西沟的杏花,要到4月中下旬才慢慢绽放。不过,因为每年气候不同,所以各地花期也有所变化,其中最美的要数帕米尔的杏花和吐尔根的杏花。

实至名归的帕米尔杏花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诗人寥寥数字竟引起今日多地的“杏花村”归属之争。但最实至名归的,当属帕米尔高原的杏花。帕米尔高原素以冷峻、萧索、苍凉的景色着称于世。然而,新疆的春天在这里发出了强烈的信号。每年3月底,那些沉寂已久的百年杏树,开满了粉红的杏花,近300千米长的塔什库尔干河谷,变成了一条壮观的杏花长廊。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简称为塔县,位于帕米尔高原西部,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三国接壤,境内的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是世界第二高峰,也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雪山之一。

  前往具有“帕米尔果乡”和“杏花村”美誉的库克西鲁克乡看杏花,必须坐越野车,因为这里的路况不好,都是碎石子路,异常颠簸。从喀什一路南下,进入高原的第一站是布伦口白沙湖,在这里,你能见证沙漠与蓝湖并存。继续前行,到达高原圣湖—喀拉库里湖,湖岸边的冰碴儿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湖面倒映着远处久负盛名的“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傍晚,在塔合曼湿地观景台上,欣赏慕士塔格峰的夕阳。前往杏花村,必须在塔县住一晚,顺便再吃个牦牛火锅,进了杏花村,就再也吃不上大鱼大肉了。

  次日,深入昆仑山腹地,塔什库尔干河与叶尔羌河两岸的杏花以盛放的姿态欢迎着远方的来客,一曲《阳光照耀在塔什库尔干》不免让人回想起匆匆而过的往昔。早起的塔吉克妇女在河边挑水;院落里戴着传统的塔吉克帽子的白胡子老人,正晒着太阳,身前的孩童蹒跚学步;杏花枝头伸出了院落,纯朴的塔吉克族农妇路过时,小心翼翼地低下头,生怕碰落娇嫩的花瓣。

  在这沟壑纵横贫瘠的土地上,几近寸草不生,却绽放着最美丽的杏花。它们与勤恳、友善的塔吉克族人民一起,在高原上生生不息。

最晚绽放的大西沟

  大西沟海拔较高,生长着亚洲独有的、唯一的罕见物种野酸梅李(学名樱桃李),这里也是霍城野果林分布最集中的地区之一。碧野先生在着名的《天山景物记》中记叙了这样的场景:“春天繁花开遍峡谷,秋天果实压满山腰,每当花红果熟,正是鸟雀百兽的乐园。”文章中所描绘的正是大西沟。

  大西沟的杏花并不比吐尔根差,而且山坡线条优美,缓坡陡崖搭配恰当,河流蜿蜒曲折,远处还有雪山盖顶,随手拍拍都是大片既视感。每年4月,这里就变身为杏花的海洋,每个山峦都点缀着开满了花朵的野树林。

  杏花并不是开足了最好看。只有当杏花一部分开了,一部分未开时,红白映衬,色彩相间才更漂亮。“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这是宋代诗人杨万里的《咏杏五绝》,一语道出了杏花的妙处。

  更令人惊喜的是,大西沟不仅有杏花。自每年4月上旬开始,野杏花、野樱桃花、野李树花、野酸梅花、野山楂花、野苹果花依次开放,花期长达一个多月。大西沟乡野杏林与吐尔根乡野杏花沟可谓是姊妹沟,大西沟乡野杏林的花期比吐尔根乡野杏花沟的杏花晚一周左右,拍完吐尔根乡野杏花,紧接着就可去拍摄大西沟乡野杏花。

繁花似锦的吐尔根

  在伊犁河谷两侧的天山山脉上,分布着多种起源古老的野生果树树种。进入4月,天气转暖,野杏花最先感知到温度的变化,迫不及待地绽放于枝头,拉开了当地观赏杏花的大幕。

  其中,最具震撼力的是新源县吐尔根乡的杏花沟。杏花沟在伊犁河谷阿吾拉勒山南麓,分别距伊宁市205千米,新源县32千米,吐尔根乡2千米,离218国道不远。这里的杏花开时如汹涌的潮水,爬上山坡,漫入沟谷。草原的新绿搭配杏花的粉嫩,再点缀以牧民的毡房和悠闲的牛羊,完美地呈现了春天的魅力。在2017年播出的《航拍中国》第一季里,吐尔根杏花沟就曾在第一集中出境,吸引了世人的目光。

  吐尔根的杏花是中世纪便遗留下来的原始野生杏树林,占地3万多亩,主要分布于海拔950~1400米的低山带,是新疆最大、最集中的野杏林分布区,可谓是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一个隐藏在伊犁河谷深处的世外桃源。

  由于受到伊犁盆地整体气候环境的影响,杏花沟气候湿润,水汽充沛。加之南向敞开的马蹄形谷地,既屏蔽了西北向的山风,又揽抱着来自东南方向的充裕的阳光,形成一个半封闭的小环境。得益于此,3万多亩原始野生杏树林繁衍至今。

  每年4月,在和煦的春风中,绿草如茵的山坡上千万株野杏花竞相怒放,花开绝美,漫山遍野,芬芳扑鼻,杏花沟整个半山腰被白的、粉红的、深红的野杏花覆盖,宛如一场花的视觉盛宴。没有任何诗句和画面能完全描述映入人们眼中的杏花,这也是新源杏花沟最让人迷恋之处。因此,当春季杏花开放时节,杏花沟成为游客的圣地和摄影师的竞技场,引来大批人。

  由于杏花的花期非常短,从开放到花谢只有7天左右,所以需要有一定的运气才能欣赏到最美的花期,于是,心急的摄影爱好者们为不错过花期,会早早赶往新疆蹲守。《航拍中国》所呈现出的片段,也是整个团队在当地驻扎了大半个月才拍到的。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伊犁的杏花沟就是吐尔根。其实,入春的伊犁河谷就是一条断续分布的长长的杏花景观长廊。因为海拔差异,伊犁河谷的杏花开放时间并不一致,所以游客基本不用担心错过吐尔根杏花的盛花期。

  杏花沟的景观特色在于其明显的垂直分布特征。带状分布的野生杏林,错落有致地散落在多个不同高程、不同走向的山坡上,不但与间隔其中的野生混交林形成色彩对比,而且从任何一个角度看上去,几乎都可获得色彩斑驳、一览无余的视觉效果。在杏花沟,除顶部的杏林生长在岩坡地带外,绝大部分杏林都生长在沃土层,地面上覆盖有葱绿的草皮。在马蹄形谷底,分布着数十条长短不一、走向不同的绿莹莹的山脊。每当夕阳西下,在这些不同走向的山脊上,其不同的受光面就形成极为丰富的光线层次,构成了一幅多彩的图画,令众多到此的游人流连忘返,也令众多光影大师爱恋不已。

  这里的杏花之所以美丽,在于它们的错落有致,没有经过人为修剪的杏树,自由生长。杏花沟的美丽,还在于它的壮观,不管是梁脊还是沟底,杏树或孤然傲立,或抱团簇拥,一幅幅画卷随着光影的流转而变化万千,即便是站在同一个地方,日出前、日出中、日落前、日落中都是一番不同的景象。

  吐尔根宁静祥和的景象俨然陶渊明脍炙人口的《桃花源记》里所描述的世界:“上坡百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春风徐来,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香甜味,深深呼吸,感觉五脏六腑都被这香甜味填满了,净化了。

  除了美景,美女自是不可或缺的,身着各式艳丽裙装的姑娘们,在杏林中尽情摆出各种姿势,笑着、跳着、奔跑着、静坐着,这一刻,每个人都是相机中的一景。不知何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悠扬的哈萨克音乐声,循声而去,身着民族服饰的哈萨克族青年正在弹奏阿肯,他的身边围坐着几个美丽的哈萨克姑娘,一起唱合。还有一对在这里居住了近70年的老夫妇,坐在毡房前煮肉,脸上带着慈祥而又幸福的笑容。

  与中东部地区相比,虽然已过立春,但伊犁的春色才刚刚萌发,荒野树林和农田间闪现着零星绿意。远处的群山被白云和地表蒸发的雾气装饰出了仙气儿的背景,大片土黄的近景上,绿意显得格外可爱。很快,绿色就将占据所有角落……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百年递嬗

    百年递嬗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